王亚进保险网

太平洋人寿
保险岛钻石顾问

扫一扫二维码
查看微站

首页>保险资讯>一季度保险中介 被罚逾1300万元

一季度保险中介 被罚逾1300万元

2019-09-28 13:53:57 分类:保险知识    

  ■本报记者苏向杲

  一季度,各类保险机构(财险公司+寿险公司+保险中介)中,保险中介(兼业中介+专业中介)被罚金额最多,占行业合计罚金超四成。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一季度各地银保监局合计对保险中介及相关个人罚款达1325万元。(寿险公司与财险公司处罚情况详见本报4月8日报道《一季度36家险企被罚近2200万元》)

  从保险中介被罚原因来看,主要有以下几大类:一是利用业务便利为他人牟取不正当利益;二是编制、提供虚假报告、报表、文件或者资料;三是未对从业人员进行执业登记;四是临时负责人实际任期超过规定期限;五是销售误导等。

  一家专注互联网保险的中介公司管理层人员对记者表示,保险中介普遍业务规模较小,如果受到处罚会对公司业务开展形成较大的影响,包括与保险公司的合作等,因此合规经营很重要。

  银保监会要求

  中介自查六大领域

  整体来看,今年一季度有超过50家保险中介被罚,包括安心致远保险代理有限责任公司、四川中润保险公估有限公司、四川欣立保险公估有限公司、四川希望保险代理有限公司等等。

  其中,一季度被罚金额较多的为四川宝瑞保险销售有限公司(下称“宝瑞销售”),其被罚原因颇有代表性。四川银保监局下发的处罚函显示,2015年-2018年,其存在六项违规行为,基本囊括保险中介被罚主要原因:一是聘任不具有任职资格的高管人员;二是未按规定报告股权变更事项;三是分支机构临时负责人任期超过3个月;四是利用业务便利为他人牟取不正当利益;五是委托未持有本机构发放的执业证书的人员从事保险销售;六是编制、提供虚假报告、报表、文件或者资料。

  实际上,今年以来,银保监会持续加码对保险中介(专业中介+兼业中介)的监管力度,并出台多份文件要求保险中介强化合规经营。

  记者获悉,4月2日,银保监会下发的《2019年保险中介市场乱象整治工作方案的通知》(下称《通知》)明确要求,各保险中介机构应加强内控管理,防范经营风险。

  就专业保险中介公司,银保监会要求其自查四方面内容:一是是否通过虚构中介业务等方式协助保险公司套取费用。二是是否销售未经批准的非保险金融产品。三是是否给予投保人、被保险人、受益人保险合同约定以外的利益。四是是否按规定对销售人员进行执业登记。

  针对兼业保险中介公司,银保监会要求其自查两大内容:一是银行类保险兼业代理机构是否存在将保险产品与储蓄存款、银行理财产品混淆,套用“本金”“利息”“存入”等概念,将保险产品收益与银行存款收益、国债收益等片面类比,变相夸大保险合同收益、承诺固定分红收益等误导行为。二是保险兼业代理机构是否向保险公司或者其工作人员收取或索要合作协议约定外的利益。

  对比来看,《通知》中要求保险中介自查的上述六方面的内容,与今年一季度保险中介被罚原因基本契合。

  此外,今年3月12日,银保监会向各银保监局、各保险专业中介机构下发《关于开展保险专业中介机构从业人员执业登记数据清核工作的通知》,要求中介机构从人员清虚、隶属归位、信息补全、加强维护四方面进行自查和整顿。

  行业中介渠道

  保费占比仍较低

  实际上,虽然今年一季度保险中介被罚数量最多,但目前专业保险中介保费收入占比仍旧较低。

  从目前保险中介主体来看,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年底,国内保险中介集团公司共有5家,全国性保险代理公司共有240家,区域性保险代理公司为1550家,保险经纪公司为499家,已备案保险公估公司为353家,保险兼业代理机构为3.2万家(代理网点22万余家)。

  从保险中介渠道的保费贡献度来看,2018年,专业中介渠道收入为0.49万亿元(占行业总保费收入的12.7%),兼业渠道保费收入为1.07万亿(占行业总保费的27.7%)。不难看出,专业中介渠道保费占比仍较低。

  《2018年保险中介市场生态白皮书》显示,专业中介公司在各类保险销售渠道中所占比例却一直处于最低,中国保险经代公司并没有像海外经代公司那样,在保险中介市场上取得主导地位,主要有三方面因素,限制了中国保险经代公司的发展,即中国保险公司发展的路径依赖、中国保险中介市场的信用环境,以及各营销渠道间的博弈。

相关资讯